我的“女神”老师

发布时间:2017-10-11


河北传媒学院  研究生院2016级艺术硕士   蔡婷婷



岳文立,任教于河北传媒学院研究生院编剧方向当代小说选读科目。她,就是我心目中的好老师。

《论语》之中颜渊喟然叹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尔。虽欲从之,末由也已。”颜渊千年之前的赞叹,也正抒发了我对岳老师的敬仰。

我看我以前写的信,我看我以前的心情,我在苦苦思索,十年寒窗,关于曾经的那些个大大小小的梦想,悄无声息的陨落消失,不肯在脑海里留存一丝丝的痕迹。有时候,人,默默无声地就长大了,自己毫无察觉的就悄悄地走过一段长长的路程。

我不是个叛逆的孩子,没有张扬跋扈的个性,没有隐秘青涩的爱情,也没有离奇的故事。我遵循着一条直线的路,正常的生长,考试、升学、再等待着考试、再等待着升学。看了太多别人的故事,读了许多讲道理的书籍,阳光下再也没有那种湿漉漉的困顿的心情,开始忘记了很久以前生命之初体验的那种深沉的悲怆和浓烈的欢喜。在这郁郁葱茏而又转瞬即逝的青春里,那种被时间追着跑的致命的紧迫感让我在成长的道路上少了很多沉淀,我不管不顾地拼命飞翔,不敢慢下来去寻找明晰的方向。我躁动不安地自制的大把大把的空虚苍白里颓废着、焦灼着,一遍一遍复制粘贴着过去,直到遇见岳老师。

岳老师的课就像从云层穿过的阳光。她讲小说,她讲大家名著,也讲野史闲谈。她说小说,她说故事,也说道理。她谈小说,她谈人物,也谈人生。

记忆里最深的是她讲鲁迅的《伤逝》。

在中国文坛上有着里程碑式意义的文学大家鲁迅,不论是耳熟能详的《狂人日记》,还是妇孺皆知的《阿Q正传》似乎都比《伤逝》这个小说更出名,更有讲授意义。起初对岳老师的选讲角度是质疑的。当我读完这部小说,依然觉得它平淡无奇,毫无言说之处。无奈求助于各个网站论坛,并没有寻觅到让我茅塞顿开的独到见解,那些赏析评论中的高大空的套话更加坚定我对这部小说的看法。

岳老师上课时例行开始同学们阅读小说的个人感悟的分享,我们编剧方向的六位同学从主题、思想上也谈了书中人物在与封建社会苦苦斗争的悲惨命运。岳老师肯定了我们的说法,但是她也指出了我们没有从专业思维方式上去分析这部小说,我们看到了大家都能看到的,就太浅了,不学会思考,我们是没有进步的。

岳老师别出心裁地通过语法成分来分析《伤逝》的题目,打破了我们以往通过字面意思理解小说题目的常规思维方式,又结合对应的人类心理学知识,她把鲁迅匠心独运的高超写作技艺,破开来给我们看,果然是耳目一新,收获颇丰。接着她又中西对照,把1982年获诺贝尔文学奖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和鲁迅的《伤逝》的开头进行对比,展示出了优秀文化中经典的写作手法是无国界的,它们相同妙处应该被我们学习借鉴。在讲到文章内容时,岳老师更是妙语连珠,字字珠玑,把鲁迅每一句在常人看似平常的话,从编剧方向的角度分析得深入细致。然而当我们正津津有味地沉迷于岳老师的讲授中,希望从头到尾一字不落地听完,岳老师却关了电脑,选择结束讲解。她的宗旨就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她不会把学生养懒,也坚决不养懒学生。

有人说能碰到一个人亦师亦友是人生的一种幸运,那遇到岳老师就是我人生的一种幸运。

我们学生常常询问她很多关于生活的困惑事情,她从来不轻易地下定论,评判对错,她会根据具体的情境去衡量轻重缓急,然后提出她的建议。她也常常给我们分享她的生活感想,关于学习,关于家庭,关于爱情,有女性的细腻浪漫,也有大人的理性睿智。她分享她走过来的路,收获的成功,犯过错误,毫无掩饰地展示,坦率而真诚。

岳老师有一个出众的特点就是爱笑,这让刚开始见惯了严肃课堂的我很不适应。日子久了,在课堂上我们常常被她热情的笑所打动。她以热情豁达的性格感染我们每一位学生。读《一句顶一万句》中屠夫与传教士的对话,她正朗读之际,也难以抑制对出彩片段的喜爱,放声大笑,欢乐和睦的课堂氛围让我们记住了这章节人物性格刻画的生动,也记住了岳老师的笑容。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良师,或以学识服人,或以性情动人,或以人格化人。既睥睨千古,又谦逊好学;既求异创新,又不哗众取宠;既卓而不群,又平易近人。正所谓:“亲其师,信其道。”岳老师就是我心目中“女神”般的好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