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好老师——张志远

发布时间:2017-11-07


河北传媒学院国际传播学院团总支书记、辅导员 张志远


我的老师是一位刚满三十岁来自山西文水的大哥哥。他不教我们任何的专业知识,却是一位实实在在的好老师,因为他是我们的辅导员,是我们生活与学习的防火墙。没有像海上的灯塔,照亮我们的人生;也没有像蜡烛一样,燃烧自己,点亮我们。他并不伟大,没有电视报道或报纸书刊上歌颂、赞扬的那些光辉事迹,他就是一位普通的,冬天套个黑色呢子大衣,夏天穿个圆领T恤的老师。

但他不平凡,他骨子里透着一股韧劲,仿佛即使再大的风暴也无法将他击垮。他时而温暖如水,又有时暴跳如雷,我们在他面前有过肆意畅聊,有过战战兢兢,低头不敢言语。他是和善又有威信的。



九月的天,蚂蚁刚从地缝里钻出来觅食,不一会儿便被烤熟了,那热得仿佛可以融化的塑胶跑道上的我们,脚底传来阵阵灼热,豆粒般大的汗珠不住地顺着脸颊滴下来,“啪嗒,啪嗒”的落到跑道上,发出“呲呲”的声响。从小身体孱弱的我,终于没法再坚持下去,我的心跳开始快了起来,呼吸也变得紊乱且困难,我的心提了起来,想起初一犯哮喘的样子,这是我第一次正面单独与他对话,满口的关心和叮嘱,过后眼神又透露出责怪的神情,“这事,怎么不早说!带药了吗?”我支支吾吾的应答着,又低下了头。交流是短暂的,但关心却不曾断下,每当我在干活的时候,他总会问一句,身体承受的住吗,不舒服就讲,就别做了。这就是我们的导员,一位来自山西文水的大哥哥。在我成为病号后,离他更加近了,相处的时间也更加久了。他时常一个人将同学们放的马扎摆齐。我见过离校后的学生来看望他时,他开怀大笑的样子;也见到他被学校事务所牵焦头烂额的样子;可有一个样子,我至今记忆深刻,亦觉得珍贵。当同学们军训时不小心将腿或脚踝扭伤了,他低下一米八多的身子,弯下腰给他们喷药的样子,还一遍遍叮嘱先喷什么,再喷什么,我仿佛看见了家中兄长悉心照料受伤的弟弟妹妹那般亲切温柔,在毒辣日光下的我们,心间流过丝丝清流。




“你们在外面不许惹是生非,不然吃了亏自己担着,我不仅不会帮你们,还会再教育你们一顿;但如果别人无缘无故欺辱你了,你尽管来告诉我,我不管他是谁,都得给个说法!”我记得这是他在第一次班会课上和我们说的话,其一,我们自己必须行的端,坐的正。其二,若是别人欺负了我们,他绝不会让我们受委屈!看似简单的两句话,并不是随便说说而已,这是他对我们百余人的承诺,一个他完全没必要作出的承诺,但他这样做了,这又是怎样的决心使然。他不怕为自己学生所受到的不公平去奔波,甚至和人撕破脸皮。他是刚正不阿的。他刚满三十的年纪,已经白发丛生,开始靠黑色染发剂来掩饰,但这掩饰的背后是多少的付出与操劳!他是真心付出的,不论是学生,还是学校!




时光荏苒,再有两个月不到的时间,我们来河传国际传播学院就整整一年了,日子久了,我们开始习惯了他的付出,忘记了去感恩、感谢!忘记不可怕,忘记可以提醒,但别丧失了感恩的心!
那年夏天,风雨无阻,一个一米八多大个子的男人提着一箱沉甸甸的药和我们一同在晨光中走上操场,在夕阳的余晖下离开操场,那年中秋节,我们和他一起吃着月饼和梨,想念着故乡的月和人。
那年夏天搬家,他给学生行李上写上醒目的名字!还有那为我班里家庭条件确实困难的同学,费尽唇舌去申请那和他没有半毛钱关系的国家助学金名额……
我实在不懂,他是欠了我们什么!
有时候人所谓的人品、德行,是从小事就可以看出来了。他曾因为我们缺乏礼貌而大发雷霆,因为我们有不良嗜好和作风暴跳如雷,为我们犯下的错痛心疾首,他煞费苦心,只是为了我们成为更好的自己。
我开始不论遇到了哪位老师都随口问好,在食堂吃完饭不仅将自己的椅子推进去,也会顺路带着帮那些忘记推的人推一把……我想是他的师德影响到了抑或说是感染到了我们,让我们越来越优秀!
他就是我们的辅导员,一个一米八多的来自山西文水的大哥哥,您的教诲,我们都懂,不曾生气;您的关心,我们都感受的到,铭记在心。您一直告诫我们,先要成人,再谈成功。
因为一位成功的人并不一定优秀,而优秀的人比成功的人更成功!
这是我这一年里感触最深的话,谢谢您的教导!辛苦了,我的哥!
还好时间还长,我们还将走过下一个春秋,下下个春秋,和下下下个春秋。一路有你,风雨不愁……致我最亲爱的导员——张志远!
作者:徐永康 河北传媒学院国际传播学院2016级 葡萄牙语本科班 
(此文获河北传媒学院第三届“学生心中的好老师”征文二等奖)